8.0

2022-09-02发布:

黑人牲交视频免费播放《天龙帮主之死》

精彩内容:


《天龍幫主之死》


正文 【天龍幫主之死】(01-04)

   

    作者:司馬傑

    字數:4

    第一章

    最近的江湖顯得非常的不平靜,首先是江南的金錢門門意外在酒樓被人暗

    殺身亡。緊接著江南的金筆山莊少莊,人稱『鐵筆神鈎』的金正也莫名其妙死

    在離金筆山莊不遠處的破廟。

    而這兩個門派皆是北方天龍幫的附屬門派和同盟。自從天龍幫掘起後,打遍

    北方所有江湖門派,隱隱有一統北方武林的勢態。

    爲了統一南方的武林,天龍幫江鶴先後扶持了江南的金錢門爲天龍幫的附

    屬組織,後來又滅了江南的花樓,並和金筆山莊結盟。到了這個時候,天龍幫

    已經穩固北方的江湖,就連南方也隱隱成爲天龍幫的囊中物了。

    但這個時候天龍幫卻突然失去了兩個下屬的門派ˋ同盟,此舉引起了天龍幫

    高層所有長老和堂們密切關注,最後天龍幫江鶴更是決定親自南下江南探查

    金錢門和金筆山莊掌門人身死的原因。

    夜已深,天龍幫江鶴在一群黑衣侍衛的護衛下,匆匆趕到離金筆山莊不遠

    的破廟,原本要到金筆山莊的,只是因爲路途遙遠,只好在這樣的環境過夜了。

    江鶴下令手下把守破廟之外,自己則進入破廟個休息之處。江鶴手伸向門

    前緩緩推開,右手高舉火把以照明探清廟內。

    這時隱隱看到一個人影似乎是女人,江鶴走了過去,只見一位年約十幾歲的

    嬌弱少女長髮披肩,雙手屈膝緊縮在破廟牆腳。

    原來是一位少女,看到這樣的情形,江鶴原本警備的心也隨之放下。

    江鶴走到少女面前高舉火把想看個清楚,只見那少女雖然年僅十幾歲身材嬌

    小,但渾身的衣服顯得有些殘破不堪,裙子底下隱隱可見一雙白皙的美腿。

    「你是誰!壞人別靠近我!」那少女有些緊張的喊道,似乎認爲江鶴是壞人。

    「你別怕!我不是壞人,我是天龍幫的幫江鶴,要去金筆山莊辦事情,偶

    然路過這兒,見夜色已晚所以暫宿這破廟,不是什幺壞人!」江鶴表明身份並安

    撫少女。

    天龍幫江鶴的自我介紹,讓少女微微放鬆了一下,當少女聽到天龍幫這叁

    個字時,眼中瞬間閃過一道精光,但江鶴並沒有發覺。

    「如果姑娘不介意的話,我可否在這兒休息一晚。」江鶴將配刀放在牆邊,

    火把立在地上固定好,然後在少女身旁坐了下來。

    「不會!江幫儘管休息便是,小女子不介意的,其實小女子一人夜宿破廟

    也有些害怕,不然江幫陪陪小女子明蕾好不?」那少女把身子微微依向江鶴。

    在火光的照射下,江鶴看了少女的身體好幾遍,心中也忍不住讚歎,好美的

    身體阿,如果當我女人該有多好,不知不覺間情慾開始高漲。

    這時江鶴目光轉移到少女明蕾裙子底下那雙若隱若現的白皙美腿,雙眼似乎

    被吸引一般不忍離開,盯了許久許久。

    這時明蕾有些害羞的開口:「江幫怎幺一直盯著人家的腳,怎幺了嘛?」

    這時江幫頓然發現自己的失態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明蕾姑娘的腳好美,

    令我多看了幾眼!可以讓我再看看你的腳嘛」這時少女把裙子微微拉開,露出兩

    只白皙的美腿,那雙腿猶如白玉般潔白無瑕,兩只玉足小巧可愛。

    明蕾嬌笑的說:「既然江幫喜歡看,那給你看便是,呵呵江幫真奇怪,

    竟然喜歡看女孩子的腳!」得到明蕾的應,江鶴心中大喜立刻把臉拉近到明蕾

    的腿前,仔細的觀察一雙潔白誘人的腿和小巧可愛的玉足,江鶴只覺得身體越來

    越熱ˋ越來越熱,突然江鶴雙手抓住了一只小巧的玉足,把嘴湊上去輕輕的吻了

    一下。

    這個動作似乎嚇到了少女,明蕾要把腳縮去,但江鶴哪肯放開這雙美腿,

    雙手緊緊抓住。

    停頓了許久明蕾緩緩開口道:「江幫是不是很喜歡我的腳呀,如果真的喜

    歡的話,人家的腳可以給你育!」聽到這句江鶴的性慾沖斷了理智,抓起明蕾的

    腳狠狠的吻起來。

    這時明蕾的另外一只玉足緩緩伸到江鶴的下身雄偉處,用腳趾拉下了江鶴的

    褲子,緊接著明蕾用溫軟柔軟的玉足輕輕愛撫江鶴的雄偉,只見在溫柔的安撫下

    江鶴的雄偉迅速立正起來。

    緊接著明蕾收讓江鶴吻著的那只腳,兩只腳掌對著江鶴的雄偉處靠攏,開

    始緩緩摩擦起來,從下身處傳來的無比快感快速的刺激江鶴,江鶴覺得渾身飄飄

    然的。

    于是在明蕾溫柔的玉足愛撫下,江鶴射出了濃厚的精液。

    曆經了一晚的溫存,江鶴決定把明蕾娶下來當幫夫人。但江鶴卻不知道,

    明蕾會是日後使天龍幫ˋ武林産生巨大災難的女子,更不知道自己最後因此丟了

    小命。

    (第二巧施奸計,天龍幫一怒滅金筆!)

    這時候天龍幫江鶴帶著明蕾和衆多黑衣侍衛繼續趕路,終于來到了金筆山

    莊。

    金筆山莊乃是江南一處頗有書香的門派,不僅整個山莊環境優美,掌門人和

    族人都能文能武,據說當初江南花樓之所以覆滅,背後便是金筆山莊給天龍幫

    下指導棋,讓天龍幫大舉攻滅天花樓。

    曆經了多日的辛勞,來到了金筆山莊,天龍幫衆人皆是滿臉高興,唯獨明蕾

    眉頭緊皺ˋ悶悶不樂,因爲明蕾心中暗自知道,自己師父臨死前告訴自己的那番

    話,作爲花樓唯一活口,自己得替所有死去的姊妹和師父報仇!而這金筆山莊

    也是死對頭之一,前陣子自己好不容易才色誘殺死了金筆山莊的少莊金正,這

    次一定得想想辦法,絕不能讓金筆山莊和天龍幫聯起來,否則自己的複仇計畫

    將會功虧一篑。

    在金筆山莊守莊的子的帶領下,天龍幫江鶴和衆多侍衛ˋ明蕾進入金筆

    山莊的大廳,一進入大廳只見廳前兩旁用毛筆寫著:「江南一金筆,書香飄滿江!」

    那字雄渾有力,可見是書法大師所寫。

    這時金筆山莊莊金舒庭望向天龍幫衆人,然後目光停留在明蕾嬌弱的身子

    上,而明蕾自然也發現金莊一直盯著自己,明蕾對著莊微微一笑表示友好。

    這時明蕾心中冷笑,看來這莊倒是可以利用一番,得想想方子和其和江鶴

    鬧翻才行。

    這時金筆山莊莊金舒庭緩緩開口道:「最近愛子不幸在附近的破廟遭奸人

    所害,承蒙天龍幫來探望,對于我子的死因,我也是深感疑惑,如有江幫的

    協助,相信很快就能水落石出。但諸位一路奔波也辛苦了,先去客房好好歇息在

    來討論案情吧!」說罷金莊請了幾位子帶領天龍幫衆人到客房。

    很快的時間來到了晚上,衆人來到餐廳,分別坐在桌前。金莊吩咐下人把

    飯菜端了上桌,接著便請衆人享用晚膳。

    這時金莊眼睛忍不住望向了明蕾,雙眼貪婪的巡視明蕾的酥胸和嬌小的身

    子。雖然金筆山莊金莊已經年過四十,但自從莊夫人去世後已經禁慾許久,

    金莊望向明蕾的同時,體內那股慾望也不知不覺上升起來。

    吃過晚膳後衆人紛紛房休息,而金莊則到了後花園開始打拳練身,練了

    許久金莊聽到身後有聲響,轉身望去原來是明蕾站在自己身後。

    金莊微微一笑:「明蕾姑娘還不休息嘛?剛剛打的拳讓姑娘見笑了!」

    明蕾微微一笑嬌道:「剛剛金莊打拳,拳拳有力很威風呢!」聽到明蕾的

    稱讚,金莊不盡飄飄然,又想到白天時見到明蕾的時候,自己內心突然生出了

    一股慾望,想把眼前這位十幾歲少女好好溫存一番的慾望。

    這時金莊望向明蕾,呼吸也開始熱了起來。

    就這樣靜靜的停頓了許久,突然金莊伸手把明蕾一把抱到懷裏,突如其來

    的動作嚇了明蕾一跳,明蕾想要掙紮開來急道:「我是江幫的人阿,金莊請

    自重!」

    這時候金莊已經被性慾給沖昏頭了哪管那幺多,嘿嘿笑道:「江幫又如

    何?來到我金筆山莊便是聽我的。明蕾你知道我第一眼看到你就想要狠狠的疼愛

    你嘛,你和我舒服一番好不好?」說罷便把明蕾抱起來帶進了自己的房間扔在床

    上。

    金莊緩緩的脫下明蕾的外衣,明蕾這時也不再掙紮了,而是媚眼的望向金

    莊,許久才說了句:「那莊可要好好疼愛明蕾育,明蕾好怕!溫柔點好嘛?」

    聽到這句話金莊整個理智都被沖散了,把明蕾身上最後的衣物拉掉狠狠的壓在

    明蕾身上。

    金莊的雄偉因長久的禁慾得到解放而迅速充血,金莊開始規律的向下沖

    撞,而明蕾則忍受著莊次次的沖擊,時而向上迎時而嬌喊要莊溫柔點,但

    這番充滿誘惑的嬌喊加深了金莊的慾望,金莊整整射了叁四次才累到停止,

    而明蕾則一臉滿意的伸出舌頭爲其清潔雄偉。

    金莊抱著明蕾緩緩說:「現在開始你就跟我吧!」明蕾則把頭埋進莊的

    胸膛嬌媚道:「那你得想辦法處理江幫我才好和你有更多機會再一起呀。」

    金莊安慰明蕾說:「你放心!我會找機會處理他的,天龍幫雖然勢力大,

    但我不信一位二十多歲的幫能有多大的功夫,我找機會幹掉他,你就是我的了,

    我要天天和你做到爽!」明蕾聽到這番話把身子依在莊的懷抱。

    第二日一早明蕾便奔向江幫的房間向其哭訴,江鶴聽到自己心愛的女人遭

    到金莊的沾汙,心中燒起極大的怒火,但明蕾卻勸阻道:「金筆山莊守衛森嚴

    ˋ莊功夫不差,先別輕易動手,我們先讓其放鬆戒心,等你你清除了守衛後,

    再來處理這位可惡的莊也不遲!」

    明蕾的話得到江鶴的認可,于是明蕾天天都和金莊膩在一起,而金莊則

    漸漸的被明蕾所迷,對其的要求言聽計從。

    夜色已深,金莊又在房內和明蕾在床上翻雲覆雨,這時明蕾卻突然要求金

    莊躺在地上,金莊癡癡的聽了明蕾的要求躺在地上,這時明蕾嬌笑的把兩只

    潔白無瑕的美腳輕輕踩在金莊臉上緩緩的摩蹭,而金莊則滿臉迷戀的深吸明

    蕾腳底的幽香並且吻了起來,感覺全身都醉了一般。

    這時深夜的房外突然傳來刀劍的搏擊聲和慘叫聲,金莊想要起身看看,但

    明蕾嬌滴滴的喊道:「莊別亂動嘛,你要好好吻吻人家的腳啦!」明蕾雙腳使

    力的踩住金莊的臉不讓其動彈,漸漸的聲響聲往金莊的房間靠近,突然大門

    被踹開江鶴手持大刀怒目的鄧向金莊,一把火沖散了理智,江鶴揮刀刺入被明

    蕾壓制在腳底下的金莊。

    然後幾名黑衣侍衛聚集過來,江鶴冷冷的下達血洗金筆山莊的命令後,一把

    把明蕾按在自己的胸膛,安撫明蕾的心情。

    看到這樣的變化如自己所想的一樣,明蕾心中冷笑不已。

    第叁明蕾巧計滅金錢門,天龍幫南掃江南!

    話說天龍幫江鶴果然按照自己原先內心計畫一樣一怒之下,便滅了金筆山

    莊,這點讓明蕾更清楚明白要複仇,果然還是得靠自己的外貌和那雙令男人難以

    抗拒的雙腿來達成。

    由于金筆山莊的已經覆滅,那接下明蕾的敵人便是金錢門了,前陣子才在酒

    樓施計暗殺了金錢門,但明蕾也聽說金錢門內幾位長老竟然達成共識要繼續聯

    天龍幫稱霸武林。

    如果一旦讓金錢門再次站穩腳步,那自己要顛覆天龍幫的計謀就會失敗了,

    于是明蕾和江鶴等人前往金錢門的路上時,緊皺眉頭苦思到底該如何出手才能破

    解金錢門和天龍幫的聯盟事宜。

    不久金錢門便到了,金錢門作爲江南以財富雄厚聞名的幫派,當然武功雖然

    不強,但其在産業上ˋ金錢攻勢上,有左右江南ˋ南方武林的莫大作用。

    當初明蕾的師門「花樓」之所以覆滅,其實很大的原因也是金錢門在天龍

    幫背後後做金ˋ以金錢打造數千柄好劍,以供滅花樓,所以嚴格算起來金錢

    門也是死敵之一。

    所以一到了金錢門,明蕾便要使計來消滅這個大敵。當天龍幫一行人進入金

    錢門時,大廳上左右已將站列六位長老了。

    這六位長老分別便是徐ˋ吳ˋ白ˋ劉ˋ張ˋ趙長老,其中金錢門自們突然

    被暗殺之後,門之職便由最爲年老的吳長老代理,其余的劉ˋ張長老則爲結義

    兄,負責掌管門內財富運用和典藏,趙長老則是護衛的頭領,負責守衛金錢門

    重要據點,徐長老則不管事長期在門內閉房修練,白長老則是新手剛晉陞所以也

    不管事情,今日要不是天龍幫來訪,否則六位門也不會齊聚一堂。

    一見天龍幫踏入大廳,吳長老便迎上前去笑道:「天龍幫貴客來我金錢門,

    因爲本門最近突遭門遭人暗算身亡,門內有許多事務繁雜,如有失遠迎的話,

    請多多包涵!」接著明蕾嬌小可愛的身子走進來時,除了吳長老因年紀已大較有

    定力以外,其余的白長老ˋ趙長老ˋ張長老紛紛睜大雙目,不敢置信眼前這位年

    約十幾歲的少女竟然如此美妙誘人,那潔白的雙腿在裙下若隱若現極度誘人,當

    然這也是明蕾故意設計的,目的便是讓他們把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等待自己

    找出他們的弱點後各個擊破。

    天龍幫江鶴趕緊拉起吳長老的手說:「不不不!吳長老要代理門之職,

    真是辛苦萬分,天龍幫聽聞金錢門在酒樓遭人暗算,所以此番前來是來幫助你

    們調查案情的!請吳長老莫客氣!」于是雙方交談盛歡,見到如此的景象,明蕾

    心中微微不滿。

    但機會很快就來了,吳長老眼看晚飯時間已快到,便令白長老下去招呼門人

    淮備晚膳,而衆位長老則紛紛各自先去處理事務,等待開飯時間到來。

    明蕾看到如此機會便藉口想在門內逛逛便支開了江鶴,自己獨自在門內四處

    亂晃,很快的明蕾在後花園見到了在後花園的白長老,心中大喜,因爲自己剛剛

    發現白長老一直緊盯著自己的小腿看,這白長老倒是可以利用一番。

    于是明蕾慢慢的靠近白長老,嬌笑道:「這不是白長老嗎?在這邊做神幺呢?」

    白長老看到明蕾,臉上露出喜悅之色慢慢說:「育這不是明蕾姑娘嗎,剛剛在下

    去後廚房吩咐晚宴要用菜色,明蕾姑娘如果無聊的話,在下可以帶你四處走走育!」

    聽到這話,明蕾也不拒絕嬌滴滴的說:「那就有勞白長老了!」

    其實白長老一開始看到明蕾便心懷不軌想要佔據這個誘人的少女了,此刻明

    蕾又答應自己提出的要求,當然心下大喜,隨即便要明蕾跟上。

    經過了一段路,白長老把明蕾帶進一間房間,然後反手把門鎖上,隨後白長

    老一把把明蕾推倒在床上,明蕾突然一嚇剛要喊到白長老不要這樣之時,白長老

    卻突然跪了下來,明蕾有些好奇的看著白長老接下來的動作,只見白長老翻開明

    蕾的裙子,露出了那雙潔白無瑕的雙腿和如白玉般滑嫩的玉足,然後白長老猛盯

    許久,將嘴湊近明蕾的腳心深深嗅了幾口,從明蕾腳底下傳來的幽香令白長老的

    小迅速充血!

    接著白長老動掏出雄偉,一手扶著明蕾的腳,用滑嫩的腳心緩緩摩擦,在

    明蕾美腳的按摩下,白長老噴出濃白的精華。這一刻白長老已經被完全征服了。

    這時白長老癡癡的雙眼望著明蕾小巧滑嫩玉足上的精液,這時明蕾嬌笑道:

    「白長老你把人家的腳弄成這樣,你要給我吃掉否則不放過你!」明蕾這番話充

    滿了誘惑力,白長老頓時失去了理智,低下頭去吸允明蕾的腳,並且用舌頭開始

    清潔了一遍又一邊,這時因爲腳底最敏感的地方被人舔允,明蕾笑的雙腳亂顫,

    小巧可愛的玉足多次踩在白長老的臉上,可是白長老卻不躲避,而是癡癡的去聞

    從那腳底下傳來的幽香。

    這時明蕾一改之前的笑容冷冷說:「既然你那幺喜歡我的腳,那你就當我腳

    下的賤奴吧!我腳下的賤怒可以在我的腳下享受被我奴隸的快感,我這雙腳可以

    隨你玩到爽育!」明蕾這番話令已經意亂情迷的白長老徹底被明蕾誘人的小腳給

    俘虜了,白長老癡癡的道:「小奴願意服從明蕾女王的指示,求明蕾女王再賜給

    小奴一次爽上天的快感,小奴神幺都願意去做阿!」白長老說到最後語氣有些急

    促。

    這時明蕾滿意的冷笑,然後裙子底下那雙潔白無瑕的柔嫩玉足伸到了白長老

    的雄偉處,兩只腳掌籠罩白長老的雄偉緩緩套弄起來,白長老只覺得一陣又一陣

    的快感從下方傳來,幾乎讓自己無法思考,過了許久白長老的雄偉射出了一股濃

    白色的液體,白長老頓時感覺體力被抽走一般,但明蕾卻沒有停下動作,而是把

    小巧可愛的雙足換了個姿勢,緩緩的去愛撫剛射完精顯得有些軟的雄偉,在明蕾

    溫柔柔嫩的玉足刺激下,白長老的雄偉又再次長大了。

    這時明蕾輕柔的用腳掌在白長老的雄偉頭上慢慢磨蹭,只見一陣快感傳來之

    後,白長老再次射出濃厚的精液在明蕾的腳底下,接著明蕾微微一笑又繼續愛撫

    白長老的雄偉處,射完精便軟下來的雄偉又在明蕾的愛撫下迅速長大,這時明蕾

    緩緩的小巧可愛的雙足夾住了白長老的雄偉住,然後微微用力夾緊ˋ放鬆,然後

    再夾緊再放鬆,在這樣反覆的爽快刺激下,白長老射出了第四次的精液,這時因

    爲多次的射精,白長老不斷的喘著粗氣,而明蕾也知道在這樣下去恐怕白長老便

    不行了,于是便嬌笑道:「今天就到這裏爲止吧,暫時放過你!不過人有件事

    情需要賤奴你去辦,如果你能辦好人再賞賜你大禮!等等你幫我想辦法除掉那

    徐掌老,然後再來這裏找我!」

    聽完明蕾的話,白長老立刻穿好衣服拔劍沖了出去,不久白長老臉陰沈的來

    到徐長老的房間,然後緩緩摸進徐長老的身旁,一只手猛的抓住徐長老,另外一

    只手則提劍猛的刺進去,徐長老萬萬想不到會如此遇襲,根本來不及反應便遭白

    長老重創氣若遊絲的倒臥在床上,眼看是不活了。

    這時明蕾穿起了鞋子走出門外,突然看到負責守衛金錢門的趙長老正在巡視,

    突然想到一計,這趙長老看起來一一眼,如果用色誘把他收爲自己的奴隸並不

    一定有用,但如果這個情景剛好被白長老看到,不就能借白長老的手殺了這位趙

    長老了嗎?

    打定意後,明蕾慢慢走向趙長老,然後就在距離趙長老沒幾步的時候裝做

    頭暈樣,撲向趙長老的懷裏。趙長老雖然做事一一眼ˋ認真負責,但本質上仍

    是一位男人,如今有一位如花似玉的少女撲向自己的胸膛,自己怎能不心神一蕩

    呢?但趙長老終究知道男女應該遵守一定的禮儀,過神要推開明蕾的時候,明

    蕾卻反而緊緊的抱住了趙長老,明蕾在趙長老的耳邊緩緩吐著熱氣說:「其實小

    女子明蕾已經喜歡上趙長老了,求求趙長老不要狠心的拒絕明蕾好嗎?」說完便

    一副要留下眼淚的樣子,那模樣令人看了情不自禁生出想保護這位少女的想法,

    于是趙長老便把明蕾緊緊的抱在懷裏,然後拉近附近的房間內。

    一進房間,趙長老便把明蕾推倒在床上,然後快速的脫下自己的衣服,這時

    明蕾媚眼如絲的笑道:「還請趙長老溫柔點,明蕾怕痛阿!」這句誘人的話令趙

    長老神智失去控制,趙長老壓在了明蕾的身上,狠狠的抽起來,這時明蕾時而喊

    痛時而向上的迎趙長老的撞擊,過了許久趙長老終于射出濃厚的精液,這時明

    蕾抽起身子,把臉湊向趙長老的雄偉處,伸出舌頭緩緩的挑逗,然後把雄偉含進

    了嘴裏慢慢的吸允起來,這時隨著明蕾輕巧的吸允,趙長老感覺到自己的力量正

    快速著流失著,從自己的驕傲往面前這位正爲自己吸允纾解的少女流去,不知過

    了多久趙長老只覺得隨著每次一股熱流從自己雄偉處射進明蕾嘴裏後,自己的力

    量便虛弱一份,現在曆經了四五次的噴射,自己竟然感覺身體不太能動彈了。

    這時大門突然被撞開來白長老見到房內這副情景陰沈了臉,明蕾立刻起身流

    下了淚水向白長老哭訴,趙長老是如何欺負自己,白長老大怒便提出刀劍要砍了

    趙長老,儘管白長老的武功比趙長老弱上許多,但是曆經了多次射精的趙長老渾

    身勞累的提不起力氣來,只好舉劍打飛了白長老的長劍,這時沒有武器的白長老

    自然不敢妄動。

    明蕾見到如此情形便決定親自解決趙長老,臉上露出陰沈的冷笑坐上床上,

    然後伸出裙底下的潔白小巧的嫩腳,用溫柔柔嫩的小腳慢慢的磨蹭趙長老的雄偉,

    這時趙長老竟然放下了敵意,以爲明蕾還是喜歡自己,于是沈溺在明蕾溫柔的愛

    撫下,這時趙長老的雄偉處硬了起來,最後就在即將噴發之時,明蕾緩緩吐出了

    一句冰冷的話:「要怪就怪自己死到臨頭還當色鬼吧!」本來溫柔愛撫的小腳突

    然猛的往趙長老的兩顆睪丸大力一踏,只見一陣劇痛趙長老在床上抽蓄起來,明

    蕾冷冷的把踩碎的睪丸踩成糊狀,這時趙長老因要害受重傷,已經斷氣身亡了。

    趙長老ˋ徐長老死後,明蕾聯白長老血洗了金錢門,于是金錢門這個在江

    南第一的幫派便如此覆滅了,而明蕾最後再墾求幫江鶴的同意下讓白長老成爲

    了天龍幫四大天王之一,平時雖然號稱聽令幫行動,但其實白長老只聽從明蕾

    的話。

    (四)大結局

    話說明蕾自從收服白長老後,天龍幫進行一連串的南征北討,逐步把勢力從

    中原穩定下來,連同接收金筆山莊ˋ金錢門的原先勢力,天龍幫逐漸成爲天下第

    一大幫,幫自然也成爲武林上的霸。

    而白長老則在天龍幫內成爲幫之下的四大天王。

    由于白天王戰功十分高,所以在一次重要會議中被幫命令爲江南地方的分

    舵,雖然離開了天龍幫總部,但白天王卻十分開心,因爲這樣自己和明蕾就有

    更多機會能在一起玩了。

    于是白天王十分高興的接了調令,連夜帶著數十名忠于自己的精英好手趕往

    江南分舵,因爲自己要先去好好的把分舵弄得好好的,然後把明蕾接下來好好享

    受她的美豔玉足。

    不久白天王便把江南分舵整治的井井有條,然後以邀請幫夫人前來視察的

    名義把明蕾接了過來了,明蕾穿著粉紅色的裙子慢慢踏入江南分舵的時候,許多

    幫衆紛紛把目光聚集在明蕾身上和那雙隱隱露出的潔白玉腿。

    這時明蕾笑了笑,因爲明蕾知道自己的複仇大計又前進了許多了。

    這時由于路途遙遠,從總舵到江南分舵已經晚上了,于是白天王便要所有的

    幫衆各自去休息,然後便拉著明蕾進入自己的房間。

    明蕾一進入房間便坐在床沿邊,然後笑著看著白天王。

    這時白天王可忍不住了,自從調來江南分舵已經有一兩個月沒有享受明蕾的

    美腳了,于是白天王立刻把明蕾的繡花鞋輕輕脫下,然後將臉埋進明蕾的水藍色

    繡花鞋內,開始慢慢嗅了起來。

    裏面誘人的體香味不斷傳來,深深刺激著白天王,于是白天王很快的舉起堅

    硬的肉棒,這時明蕾看到白天王的反應,臉上笑意更濃的伸出雙腳,慢慢用滑嫩

    的腳心夾住白天王的肉棒開始緩緩愛撫起來。

    這時白天王感到快感不斷傳來,最後終于弄出濃濃的精液來。明蕾笑著看著

    這腳上的精液,然後把沾滿精液的玉足伸到白天王,白天王立刻雙手捧著玉足開

    始慢慢吸允起來,過了許久才吸允乾淨. 這時明蕾突然收了笑容,冷冷的說:

    「狗奴才,我要你辦得事情你處理的如何了?」

    聽到明蕾的話,白天王恭恭敬敬的說:「我來到江南分舵已經兩個月多,這

    裏除了我帶來的忠實手下以外,其他幫衆大多已經是站在我這邊的了,少數不聽

    話的已經斬除掉了。」

    明蕾聽完之後露出一絲冷笑緩緩道:「很好,天龍幫四大天王除了那個不聽

    話的赤天王已經被我暗殺了,其他叁位天王都是我們人,這幾日準備一下我們立

    刻返天龍幫,到時候幹掉了幫大人,我就能和你永遠在一起了,你不是很想

    要享用我的身體嘛!到時候都給你!」明蕾這番話剛說完,白天王眼神充滿了欲

    望。

    幾日後白天王點齊了江南分舵一萬多幫衆和數親衛浩浩蕩蕩的和明蕾前往

    天龍幫位于洛陽的總舵。

    經過迅速的趕路,白天王一行人終于來到了洛陽總舵,這時白天王下令把一

    萬幫衆都把洛陽圍著水洩不通,自己則在數名護衛的保衛下和明蕾一同前往總

    舵大廳。

    這時天龍幫江鶴十分氣恨的看著白天王和身後那持刀配劍殺氣騰騰的幾

    名護衛,怒道:「白天王你無故聚衆闖入你這是反了嘛!」然後江鶴也拔出配劍

    和白天王打了起來,這時幫的護衛和白天王的護衛則殺在一起,整個大廳頓時

    血花飛濺,頓時有幾位倒楣的被砍倒在地。

    這時明蕾在一旁暗自冷笑,然後慢慢走到躺在地上的幫護衛,因爲這名護

    衛正要拿起掉落身邊的刀爬起身繼續作戰,但明蕾怎幺可能讓他起來呢?于是明

    蕾把玉足輕輕的踏在那名躺在地上的護衛跨下,慢慢的輕輕踩踏起來,那名護衛

    本來要拿起旁邊的刀然後爬起身繼續作戰,但因爲明蕾用滑嫩的玉足輕輕的踩踏

    他的褲檔,從褲檔處不斷傳來的快感讓護衛爽到忘了原本要做的事情。

    這時明蕾看到護衛的褲檔處已經慢慢撐起一個小帳棚,而護衛則滿臉爽意,

    這時明蕾臉上的笑容頓時換成冷笑,大力的往那護衛的褲檔處狠狠踩下,並不停

    的壓碾,因爲不斷的刺激那護衛的肉棒早已完全硬了起來,濃厚的精水也累積不

    少,這一腳雖然很大力讓他痛不愈生,但一股濃厚的精液也隨之噴射了出來,頓

    時褲檔處濕成一片。

    但護衛也因爲這巨大的踩踏而暈死過去了。

    這時隨著戰鬥的激烈,越來越多幫的護衛被砍倒在地,這時明蕾臉上又笑

    了起來,慢慢的走到那些護衛面前,伸出潔白滑嫩的腳拉下他的褲子,用滑嫩溫

    柔的腳掌慢慢的磨蹭他們的肉棒。

    本來護衛們都要趕緊爬起身來繼續保護幫,但在明蕾的滑嫩腳掌愛撫下,

    個個竟然忘了正在激烈死戰的任務,躺在地上癡癡的享受明蕾姑娘滑嫩腳掌的愛

    撫。

    這時一位正在享受明蕾玉足愛撫的護衛,因爲持續不斷的刺激終于射出濃厚

    的精液在明蕾姑娘腳掌上,這時明蕾把腳掌慢慢移到護衛的嘴上,然後用潔白細

    緻的腳掌慢慢磨蹭護衛的嘴巴。

    而在不斷得挑逗下,護衛忍不住伸出舌頭開始在明蕾姑娘的滑嫩腳心上開始

    舔了起來,由于舔起來十分的癢,明蕾忍不住把腳掌踩在那名護衛的嘴。而這時

    那名護衛的肉棒又慢慢頂了起來。

    于是明蕾又把滑嫩的腳掌慢慢移到肉棒開始慢慢的磨蹭起來,不久護衛又在

    明蕾的腳交下射出第二發精液,這時明蕾不停止磨蹭繼續踩踏護衛的肉棒,很快

    的又丟出第叁發精液,直到射了十多次那名護衛才昏死過去。

    最後躺在地上的護衛都被明蕾滑嫩的腳給一一處理了,幫身邊的護衛也一

    個個倒下陷入了包圍,最後白天王使出了一刀劈死了幫江鶴,幫一死其余的

    護衛也紛紛拔刀自盡跟隨幫大人。

    這時白天王十分高興,因爲這天龍幫便換自己做了,于是便下令手下把各

    處都整理整理,把守好各處的據點,自己則忍不住抱起明蕾嬌小的身子來到幫

    房間,一把把明蕾放在床上,這時明蕾笑著說:「現在人家就是你的摟,請溫柔

    點呀!」

    白天王聽完忍不住了立刻脫下全身的衣服壓上明蕾開始大力的抽插起來。

    而明蕾則不時的嬌喊痛,一邊不斷將身子向上迎白天王的沖刺。

    就這樣奮戰許久白天王才射出第一發精液。

    這時白天王躺在床上,明蕾則趴在白天王的跨下慢慢用溫暖的小嘴替他吸允

    和清潔肉棒,但明蕾清潔完肉棒的精液後便開始慢慢吞吐起來,白天王的肉棒又

    因刺激再次勃起,這時明蕾用口把白天王濃厚的精液都吸出來了,白天王緊緊的

    把明蕾的頭壓在自己的肉棒,一股熱熱的精液射下明蕾的喉嚨內。

    這時明蕾伸出雙腳,用滑嫩的腳心慢慢的包夾白天王的肉棒開始慢慢套弄起

    來,由于白天王已經射了兩次,所以這次硬是撐了許久才射出來。

    但明蕾不給白天王休息的機會繼續爲他打起腳槍。

    這時白天王再次射出第四發精液,白天王因爲射了許多次早已沒力。

    這時明蕾才正要施展殺機,原來明蕾只是利用白天王去造反殺掉天龍幫,

    好替自己報大仇,現在大仇已報,自然白天王就沒有利用價值了,但明蕾不想讓

    白天王那幺快就死,所以才打算用這雙美腳慢慢殺死白天王。

    這時白天王向明蕾說:「能不能讓我休息了,我真的快不行了!」

    明蕾嬌笑說:「你不是說想死在人在腳上嗎?人家在替你達成願望呢!」說

    到這裏雙腳大力的踢向白天王的肉棒,因爲巨大的踢力白天王頓時痛死過去。

    這時明蕾大仇得報,便離開了天龍幫,而天龍幫失去幫後群龍無首便逐漸

    分裂大亂,隨之走向曆史。 黑人牲交视频免费播放